人大概况 工作动态 人大会议 重要发布 党建工作 立法工作 重大事项 监督工作 人事任免 代表工作  
自身建设 调查研究 决议决定 公报公告 制度建设 法制讲座 理论研究 县区人大 法律法规 文化园地
无标题文档
安俊维:胡缵宗与秦安
时间:2019-04-15 17:17:48 来源:秦安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

胡缵宗与秦安
 
安俊维
 
  摘要:胡缵宗是明代著名学者、诗人、书法家,嘉靖年间曾任苏州知府、山东巡抚等职。秦安是胡缵宗的故乡,是他少年读书、青年结婚、中年丁忧、晚年著述和憩游的地方。尤其是,他的主要著述都是在秦安写作编辑完成的。以他和侯一元、李元芳等为代表的秦安士绅,成为后辈们追慕的楷模。梳理胡缵宗和家乡秦安的关系,有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胡缵宗的心路历程,有利于挖掘其弘扬文教、热爱桑梓的精神。
  关键词:胡缵宗;秦安;《秦安志》;鸟鼠山房;秦安小曲
 
  胡缵宗(1480—1568),字世甫(父),原字孝思,号鸟鼠山人,别号可泉,明代正德三年(1508)进士,嘉靖年间曾任苏州知府、山东巡抚等职,是明代中期著名的学者、诗人、书法家。他曾主持或亲自编纂过方志类、文选类书籍数十种,著有《鸟鼠山人集》《雍音》《唐雅》《秦安志》等。文学方面,胡缵宗的名气没有李梦阳等前七子大,但也是文学复古运动的参与者和重要成员。书法方面,擅长颜体楷书,墨迹甚多,观者有口皆碑。笔者试就其与秦安有关的几个方面做一梳理和探究。
 
胡缵宗画像(现代,仿照原画绘制)

  一、秦安县
  甘肃秦安位于天水市北部、渭河以北,历史上曾属于陇西郡、天水郡、略阳县、成纪县、显亲县等管辖。公元1150年, 金天德二年(南宋绍兴20年)始设秦安县。自此,作为县级行政区域,秦安县的地名一直沿用下来,至到今天。
  秦安县是胡缵宗的故乡,是他少年读书、青年结婚、中年丁忧、晚年著述和憩游的地方。关于他的籍贯,很多文献中的记载是错误的,如明清之际学者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索引》(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等。《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索引》载:胡缵宗,陕西泰安人,正德三年进士(1730页)。这主要是由于传写或刻印中的文字错误造成的,将“秦安”传为“泰安”。此为“亥豕鲁鱼”之谬。虽大家学者,亦难免百密一疏。1990年,毛西旁在《文献》杂志撰文《胡缵宗当为秦安人》,罗列出了记载错误的文献。目前,胡缵宗为甘肃秦安人已是学界共识,再无异议。
  胡缵宗常用的钤印有“可泉”“胡世父氏”“鸟鼠山人”等。胡缵宗字世甫,而印章刻的是“世父”,“父”应是“甫”的通假字。“鸟鼠山人”与“可泉”是胡缵宗的号。鸟鼠山在今天的渭源县境内,在明代属于巩昌府,而秦安县也属于巩昌府。还有,胡缵宗题写书法时,落款经常是“天水胡缵宗”。天水在明代称为“秦州”,也属于巩昌府管辖,现在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之所以冠以“天水”而非“秦安”,是因为天水的地域范围更大些。可以看出胡缵宗的气魄很大,视野很开阔,活动半径也很大。当然秦安作为他的家乡,是他人生中重要的节点。据笔者统计,他在故乡秦安总共居住生活了了约42年时间。而他享年共81岁,所以他在故乡度过了人生的近一半时间。
  嘉靖壬辰(1532年)夏四月,胡缵宗在山西右布政使任上,其父胡士济病故。于是他回乡丁忧,在秦安生活了3年。胡缵宗丁忧期间,以秦安县城为中心做过一些短期旅行,对附近的山川风物进一步实地考察,这为他写作《秦安志》打下了很好的基础。这期间,他完成了《秦安志》,这是秦安县历史上第一部县志——或者说是流传下来的最早的县志。可以说,胡缵宗是秦安方志事业的奠基人。此外,他还作有《秦邑赋》,并留下了大量的歌咏秦安风物的诗歌。如今,故乡人在凤山公园用砖雕的形式全文展示了《秦邑赋》。登临凤山,望山川相缪,读先贤赋文,使人发思古之幽情。
  二、多士坊(胡家巷)
 

  秦安县的多士坊(胡家巷)是一条古坊巷,是胡缵宗家族聚族而居的地方。胡家巷东临学巷,沿学巷可到秦安文庙。秦安文庙大成殿是明代建筑,现在保存完好。从秦安文庙的规制可以看出明清两代本地文教的昌盛。据秦安史地学者王广林考证,明弘治、正德间,秦安人成文林、胡缵宗、丁继文先后中举,陕西按察副使兼督学杨一清说:“秦邑将多士矣”。多士坊取名盖源于此。
  在胡缵宗生活的时代,这里居住有胡缵宗的叔伯昆弟、孙述先(举人)、李元芳(举人,曾任蓬莱同知)。明末清初还有路坦然(曾任延平知府)、路道庸(书法家)父子。可见,多士坊人才济济,名不虚传。
  至于多士坊为什么又称胡家巷,大概是因为这里是胡家聚族而居的地方。胡缵宗的高祖胡钺从甘肃漳县迁徙到秦安县,是秦安胡氏的始迁祖。曾祖是胡海。祖父胡琏,以国子监生任河北南皮知县。父亲胡士济也担任过四川的知县。胡缵宗是秦邑胡氏第五代孙。由于胡缵宗在秦安县的名气很大,其家族名人辈出,所以本地的老百姓将多士坊俗称为“胡家巷”。
  胡缵宗就出生在胡家巷里,他在这里接受了诗礼之家最初的文学启蒙和文化熏陶。胡家巷的祖宅则一直有后裔居住,延续到本世纪初。本世纪初,由于旧城改造,胡家巷东半部分北侧的民居被拆除,修建了钢筋混泥土的居民楼。胡缵宗祖宅中明清时的古建筑已经毁圯不存,有部分栋梁、柱子、门窗等建筑构件被本地百姓拆除后重新利用上了。和胡家祖宅对门的是孙述先家。孙述先是胡缵宗的姐夫,也是胡缵宗的老师。他是举人出身,曾任山东登州通判。多士坊中的古民居古建筑多已毁坏,唯有李元芳故居中的南房保存下来,是秦安县保存年代最久的一座古民居建筑。这座房屋是土木结构,面阔五间,进深两间,两栋窗棂多有木刻雕花。它见证了这里的繁荣,也送走了旧时王谢。   
  在秦安县博物馆收藏有“多士坊”的木质牌匾,是万历丙午年(1606年)重修多士坊时制作的,采用的字是胡缵宗生前题写的。
 
多士坊匾额图片

  1489-1495年,胡缵宗兄弟随父在成都、资阳等地读书。这是胡缵宗第一次离开家乡。在陇蜀途中的见闻无疑开阔了这位少年的视野。1495年祖母李孺人去世,他们随父回到家乡。之后的5年时间里,在家读书。据笔者走访胡氏后裔,这个阶段胡缵宗很可能是在多士坊和可泉寺之间走读。而且秦安民间有他读书时走夜路的传说。两地的距离约3里,步行20分钟就到了。
  1502-1504年秋,胡缵宗从西安回来,依旧在家读书。1503年,24岁的他和16岁的王姓女子结婚。二人感情很好。胡缵宗在国子监读书时生活窘迫,王氏常典当配饰以解燃眉。胡缵宗对她很感激。
  三、可泉、可泉寺、可园
  1、可泉
  可泉在今秦安城南长山下,流经村坪沟,横贯邢泉村。胡缵宗曾作《可泉》诗、《可泉歌》,称赞山泉“可之”、“可浸”、“可薮”,故名可泉。所以说,胡缵宗是可泉的命名人,或者更名人。就像唐代的柳宗元被贬到永州时,曾将当地的冉溪改名为“愚溪”,并作有《八愚诗》、《愚溪诗序》。不过,当年柳宗元是愤懑的、自嘲的,而胡缵宗则是喜悦的,“申申如也,夭夭如也”。
  《可泉歌》中有一句“上有三窟焕如台,下有七穴灿如斗”。三台俗称滴檐水,指可泉三处悬檐滴水,七穴即七处泉源,有老虎穴、炕眼门等泉水。现在,本地的百姓一般用“邢泉”来统称这些泉水,或者用滴檐水、老虎穴等分开指称。可泉作为泉水的名称,只存在于史志或个别读书人口中。
  胡缵宗将自己的作品集称为《鸟鼠山人集》。笔者认为,之所以称为《鸟鼠山人集》而不称为《可泉集》,是因为鸟鼠山在《尚书·禹贡》和《山海经》等古籍中都有记载,名气比可泉要大得多。《鸟鼠山人集》的书名既增加了古朴苍茫的气息,也可以让作品更加广泛地流传。
 
甘肃省图书馆藏《秦安县志》

  2、可泉寺
  可泉寺为胡缵宗幼年读书所在地。他晚年辞官又寓居于此,著书立说,并雇佣刻工刻印书籍。可泉寺的始建于北朝时期,有北朝时期的石佛塔节存世。早在明正德时已为城南名寺,见之于名人题咏。可泉寺南依长山,东南有一脉清流,即是淙淙流出山谷的可泉水。寺内古木箫箫,寺外麦蔬翠秀,屋舍井然。
  在古代官员退休称作“致仕”。胡缵宗60岁时告老还乡,属于正常退休。他的晚年生活主要是著述、课农(监督农事)。1554年,明嘉靖三十三年,胡缵宗《鸟鼠山人集》在秦安刻印出版,为甘肃省见于记载的最早私家刻本。
刻印过胡缵宗书籍的清渭草堂在哪儿?笔者认为应在明代的巩昌府治、今定西市陇西县。那么鸟鼠山房又在哪儿呢?笔者采访了史志学者王广林、胡喜成、李雁彬等人,都不能确定具体位置。笔者认为鸟鼠山房应在秦安,似不在城区多士坊,因为多士坊比较富庶,而“草堂”、“山房”一般比较简陋,在城郊,如汉末的南阳卧龙岗、唐代的杜甫草堂,都在城郊。又因为除了多士坊和可泉寺-可园,史籍上没有注明胡缵宗别的住处,那么极有可能在可泉寺-可园(可泉寺与可泉位置相近,故笔者连在一起写)。
 
陇溪九逸图

  除了上文所说的著述、课农,他也有悠哉悠哉的放松的时刻。从他还乡的1540年中秋开始,他会和孙述先等八位老年士绅在四时佳节集会一次。他们相约在每年元夕(元宵节)、上巳(农历三月初三日)、端午、中元(中秋)、重九(重阳节)、长至(冬至),修禊雅会,号称“陇溪九逸”。仿若《兰亭集序》中所记载王羲之等人那样流觞曲水、畅叙幽情。胡缵宗《陇溪九逸图序》记载:“皤首皓皓,野服翩翩,登皋呼鹿,策石探泉”,“或寿以诗,或借以歌”,“抱膝长吟,击琅浩歌”,享受快乐的退休生活。
  3、可园
  除了广袤的山野林泉,营建园林也是中国文人的一种传统。胡缵宗曾任苏州知府。据王世贞《艺苑卮言》卷七记载:“胡孝思(胡缵宗)才敏风流,公暇,多游行湖山园亭间,从诸名士一觞一咏,题墨淋漓,遍于壁石。”这足以见他对园林的喜爱。
  在明代,修建园林为一时之风气。在16~18世纪,苏州有园林200余处,保存尚好的有数十处,如拙政园、留园、网师园和环秀山庄等。它们构筑精致、意境深远,体现了中国文人士大夫的审美意趣和诗意栖居的追求。这种时代风尚,自然也影响到了胡缵宗。他在城南修筑了可园、鸟鼠山房,或读书,或盘桓,或写字,优哉游哉。
  可园在可泉寺以南。明清两代,县内名门望族多在此处修建别墅。清乾隆时著名学者、秦安知县牛运震有“侯氏园中月明夜,可泉亭畔读书时”的诗句。明代可园的面貌已不可知晓。能知晓的是具体的位置和大概的面积大小,即现在的可泉书画院,还有历代的沿革。后来到了清代,这里是杨于果的非能园。杨于果老年辞归故里后,常在此游憩。到了民国,这里又被王友曾买下,重新更名为“可园”。上个世纪50年代,可园连同附近的高家花园被毁。
  虽然几经易主,遭遇曲折,可是可园原址依然有迹可循。邢泉村的村民和胡缵宗的后代为了纪念胡缵宗,于上个世纪90年代修建了胡缵宗纪念馆。纪念馆位于可泉书画院内。馆中陈列展示有胡缵宗父亲胡世济的墓碑、胡缵宗早朝诗拓片、影印画像、《陇溪九逸图》复制品、胡缵宗著作、书法、匾额楹联等。
  胡缵宗纪念馆,周流了400多年以后,又以它最初的主人来命名。寄托了秦安人对以胡缵宗为代表的乡贤、名人的崇敬之情。他的官声、书法、著作、诗歌等影响了后辈学子,为我们留下了很多物质和文化遗产,可谓流惠桑梓。
  四、秦安景观
  胡缵宗在《秦安志》中有“八观十二咏”的记述,“八观”为陇溪春色、锁峡秋光、兴国梵宫、九龙湫窟、陇首晓耕、高峰晚眺、墨土嘉禾、古庙奇槐,“十二咏”为陇坻盘云、莲花屯玉、九龙挺秀、七星献奇、黉宫柏盖、龙峪稻香、印台云锁、玉钟石蕴、可泉膏沃、海子潆洄、陇川九曲、阳崖五出,展示了古成纪独具特色的文化景观。他所命名的景观中有的牵涉到地名。这些地名多半流传至今,体现出秦安在地名上的继承性和延续性。文化景观是开展全域旅游的重要资源。可泉先生的景观命名是秦安旅游业的无形资产。
  在这20处景观中,牵涉到地名并继续使用的9处是——
  兴国梵宫 指兴国寺,胡缵宗题有“兴国寺”和“般若”两块木匾,今只存“般若”匾。
  九龙湫窟 据现存于中山乡九龙庙的元代碑文记载,某次地震之后,在九龙庙附近,涌出一眼清泉,为九龙山圣母之湫泉,称九龙湫。
  锁峡秋光 指秦安县城兴国盆地以北的锁子峡。
  陇坻盘云 陇坻是指关山西麓,现在位于天水市张家川县境内。
  莲花屯玉 莲花指县域东北的莲花镇。莲花镇因有莲花山而得名。
  九龙挺秀 九龙山即中山梁,属大陇山支脉,是秦安县的主山,“秦在万山中,九龙之秀崛然起,蔚然集,有不与众山同者,钟灵孕秀,人以归是山焉。”(《秦安志·山水》)
  七星献奇 七星指县城东北的七星台,也称“杨家坪”。
 
玉钟石蕴景观

  玉钟石蕴 玉钟指安伏镇玉钟峡。
  可泉膏沃 可泉前文已述。可泉水可灌溉城南菜圃,而且流量很稳定,不曾断流,对于秦安这一干旱地区来说,实在是不可多得。
  胡缵宗一生的经历是很丰富的,读书、仕宦、研习书法、著书立说、吟诗作赋,活得充实而自在。在他身上较为集中地体现出儒家知识分子“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学”、“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精神。他的一生也有坎坷,70岁时被陷害(召回京城受杖刑)甚至有些屈辱和窝囊,但是他很达观。《中庸》讲“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 ”这种乐天知命的精神在胡翁身上也有体现。祸福吉凶,操之在我,我自著述、吟哦、郊游,乐在其中。
  笔者用胡缵宗《可泉》一诗来结束此文:
  九龙山半出吾泉,泻金鸣玉到陇川。
  茅屋数椽荫梧竹,沙溪一曲抱桑田。
  秋芹郁郁擎朝露,春韭离离驻夕烟。
  引鹿时寻发源处,三台七斗自渊玄。
 
  参考资料
  [1]毛西旁.胡缵宗当为秦安人[J].《文献》1990.
  [2](明)胡缵宗.鸟鼠山人全集[M].
  [3]董颖.胡缵宗年谱[D].2007.兰州大学2007年硕士论文. 
  [4]秦安县邢泉村委会.邢泉志[M].2010.内部出版
  [5]安俊维.浅谈乡贤文化资源的发掘和保护——以甘肃省秦安县为例[J].陇右文博2017.2.
  (本文刊于《中国地名》2017,02,)
 
  作者简介:安俊维,男,1985年12月生,甘肃秦安人,在《中国地名》《甘肃日报》《陇右文博》国家级学术会议发表论文21篇,其中获奖4篇。


 
主 办:天水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承 办:天水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办公室  地 址:天水市秦州区公园路62号
邮 编:741000  电话:0938—8213563  邮 箱:gstsrd@126.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陇ICP备170026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