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概况 工作动态 人大会议 重要发布 党建工作 立法工作 重大事项 监督工作 人事任免 代表工作  
自身建设 调查研究 决议决定 公报公告 制度建设 法制讲座 理论研究 县区人大 法律法规 文化园地
无标题文档
王红霞现代诗十首
时间:2018-06-20 14:59:17 来源:天水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宣传科


  月牙,已爬上树梢

离我这么近的,银灰色的
——宁静
像祖母的微笑
像细小的婴孩
像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呼唤

像我轻盈的肉身,沉默的思想
有爱并充满遗憾的前半生
正安静地偎依在一个人的臂弯
轻飘飘地落在这美丽虚幻的世界上

它几乎表达了无限
……

出于这种信仰
我不敢多看它,不敢高声赞美它
只敢借着它的光芒
赶在一场黑色的废墟和深渊之前
匆忙走过,不留下脚印


  姐 姐

想起你,就想起那个七月
那个拥抱和那辆单车
都会在夜半跑出来尖叫
我们沿小路走着,石头在脚下滑动

更多的时候
我保持沉默,不落一字
岁月的浮尘那么多
我们积攒的失望和叹息那么多

欢喜和迟疑有了更大的缺口
身体里有了风声,沙沙作响
尽管,我还想有那么一个夜晚
你携裹露水,来咀嚼我的月光

今晚,夜色多美啊!
加州旅馆的音乐就要响起
金灿灿的月亮就要升起
姐姐,你没有来

  
  甜的过程 


起初,杯子是空的
她抚摸着被命运的钢牙咬过的
还不能喊疼的部分
岁月浩渺啊!她和他在对岸生起的烟火
隔着一层厚厚的积雪

然后,她饮下黄连,厚朴
打开身体的栅栏
摘除光阴的逆鳞
再将泛黄溃败的部分盖上绿色
火光跳动一下,她轻轻颤抖了一下

后来便是千万朵梨花
裹挟着春天铺面而来
世界开始轻盈
她伏案写下:丁香,合欢,三色堇


  又见芦花

这轻柔的记忆多么奢侈
像我深爱着又不得不告别的每一天
像我眼睁睁望着父亲,在雪天
和我永远诀别
像我们的爱,随时会被抹去

我总会来这里
当岁月燃出你的形体
当你在梦中,又拔高一尺
请理解我没有捧出彩色的花怀念你
请理解我,走几步
把一生的伤心事重新说一遍
又将转过身

肉身轻盈啊!更多的时候
我只是站在隔岸,无关的事物
我只是穿过一片又一片白茫茫的风声
 
 
  一片树叶

大多数时候,她是沉默的
沉默地递出青葱
沉默地收回枯败
沉默地以接近的方式避开或者淹没

可是那天我和医院出来的母亲
散学归来的女儿一起坐车里
当我们紧紧偎依一起
当我们手紧紧握在一起
我却分明听到我们脉络间的
流动着的,大声的,剧烈的喧哗

仿佛一边是向上的手指
闪动着绿色的光芒
另一边是哀伤的羽毛
抖动着发黄的碎片

一片树叶用薄薄的时光追上我
像一场飓风,在我身后掀起一场海啸
让我有了幸福而哀伤的震颤
 
  
  远方


无数次,我曾在这里长久站立
这里鲜花盛开,万物生长
飞鸟正朝远处的树林移去
鱼儿正代替我们活在清澈的湖底

它用恰到好处的距离
制造了恰到好处的繁华与辽阔
间或,我还看到二十年后的你我
身上裹着淡淡的月光
从长亭短亭走过

仿佛,我们从未遭受过伤害与遗弃
仿佛,我们干瘪了的,颓废了的
全部被填充与涂抹
仿佛,我们今天生命中细小的镣铐
已成了余生的光线,长椅和渡口

无数次,当我在这里长久站立
我总是愿意这样想:
我们有远方,被春风荡漾了又荡漾
被阳光照拂了又照拂



  那时的阳光

孩子的奔跑是金黄的
麦子的抽穗扬花是金黄的
一棵树的长高和它承受的爱情
也是金黄的

当那束光的根须
穿过灰尘和斑驳的光影
从一朵花抵达,另一朵

身体里的隐疾,满腹的冤屈
父亲病重时我们千辛万苦
找到的那枚黄梨
都通通发出金属的声响

疼痛贴上封条
那时的阳光再一次划过额头
我一边默念这人间的悲凉
一边继续把尘世当作天堂来爱



  清晨的河流

在河床上沙沙奔走的河流
有时候,会遗留下一些
比如旧了的身躯,被忧伤所遮盖的往事
有时候,也会带走一些
比如一片叶子,一层新盐
一个中年人应有的谦卑与避让

亲爱的,我们经历的疼痛与甜蜜都是这样
有时候缓过神后,仔细观察地形与远处山势
春日就多了一条出路
有时候,当我模仿父亲喊出我的乳名
我们的话题就会转向温暖,广阔和爱

更多的事物我无法描述,但风依然浩荡
我们不得不把日子过出涟漪
我们还不能停止相爱
不能停止相爱,就像是另一场
新的,安静的奔流
 


  岁月中的波澜

那是你给我的伤害
是幽居在我胸膛的毒刺

那是我忍着的小欢喜
是我攀着春风急急打探过的旧人

那是我枕边拉起的海啸
是我梦里酝酿的灿烂一生

那是一场花开,一场战争
一个人的生死……
是闪耀着的,活着的
粼粼疼痛与欢愉

嗯,我还未被全部淹没
我还能逆着时光走回
嗯,我们相互还没有全然辜负
是的,我喊出了你众多的名字——
 


  在雨中

心中深藏的那片大海
它制造的大面积喧嚣
只有在此刻,我才听到它的喊声

它是祖母的泪水
是父亲吞咽下的苦药
是露出脚趾的孩子
在墙角,埋下头的忧郁

更多的时候,它是身体没关上的裂缝
是岁月光线一样的穿行和转移
是奔跑的,战栗的,流淌的
我想脱口说出的——我自己

记忆瓢泼,之后我将转身离去
不惊动一粒麦子
在雨中,战战兢兢拔节的声音
 

  以上作品分别发表于《诗选刊》《诗林》《中国诗歌》等刊物。

主 办:天水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承 办:天水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办公室  地 址:天水市秦州区公园路62号
邮 编:741000  电话:0938—8213563  邮 箱:gstsrd@126.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陇ICP备17002676号